网站菜单

恶之花,开满地

  【46号】【装帧8/10】【文笔15/20】【诡计24/30】【浏览体验38/40】【总分85/100】

  昨日回忆起近年看过的书,多半都是装帧精细,巴不得每页纸张都通知读者我很低级,但内容却经常看过即忘,封面和内页的设计可以与内容相联合才是更加主要。十九年间的设计会让你在刚拿得手上时看不明确,待全书看事先又豁然爽朗。

  

  封面的7个孔,仿佛书中课桌上刻下的一个个不明所以的符号,又像是书中的人物,三人成群三人成虎,文秀娟就是那独自的一个,被这一群群的人们距离开来,既融入不出来,又对立不了。

  我很少看悬疑类的书,以致于在看书的过程当中不时在猜想究竟谁是凶手,项伟、司灵、费志刚乃至文爸爸我都疑心过,看似每团体都有作案动机啊。前几个月我才第一次看了朱令案的视频,可以说朱令和文秀娟在外表有很多相似,异样天之宠儿的面貌,进修优良,又受欢迎,因而激发同学的嫉妒,恶之花就如许诡秘的怒放,在敌暗我明的状况下,身材被一点点摧毁,却又不知道作恶者是谁,是多么的压力,朱令终究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施此辣手,文秀娟勇敢,另辟门路,原认为可以查明真凶,终究却在掉败后惨逝世。

  文秀娟这团体物我不知道该若何去评价,她外表聪慧、残酷、有心计,心坎却昏暗又狠毒,固然看似她做的一切都是没法之举,是如许没选择的人生强制她至此,可是真的没有选择吗,也不必然,更多的应当是她的忘我,她有着一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信心,踩着家人的尸首向上走,如许的人即使终究胜利了,真的会酿成坏人吗?文爸爸最后说的话也对,她假设活着,会“装”出孝顺的,她是那么爱体面的一团体啊。

  

  文秀娟至逝世也没猜出凶手究竟是谁,是啊,假设是我们身处个中,谁又能勇敢的站出来拒绝呢?缄默恰好令每团体都成了帮凶,一团体作恶是极轻易被发明的,但当这类恶散步开来,悄无声响的化为一张隐形的网,兜住每个在场的人,谁都没法逃脱,大年夜家只好一同保护这张网。

  这本书读起来会有些压抑,这类压抑从最后探访不到作案者到中期文秀娟的人生改变再到开头作案者的浮出水面,每个阶段是分歧的,却又一步步递进,你会发明兽性的恶居然就这么因为一点大年夜事就发生了萌芽,并急速扩大,终究祛除掉落一团体。

  书中环绕此工作不管是逝世去的照样活着的,都受其影响,哪怕是活的风生水起的这些同学,在终究去坟场给文秀娟祭拜的时分依旧全部到齐,更像是来赎罪,对昔时之事心领神会,心坎想必都是饱受煎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