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菜单

河北农平易近的罪与非罪:揭发后涉罪,检方列

  河北易县一桩涉案金额5万元的讹诈讹诈案,在罪与非罪间往返“翻滚”三年多后,终究尘埃落定。3月18日,原告人卞振通的代理律师常伯阳收到了保定中院的终审讯决:卞振通无罪。

  这时候代一个“戏剧化”的起色点是:卞振通一审获刑一年十个月后上诉,案件被发回易县法院重审。合议庭审理后拟作无罪判决,提请审委会评论辩论。易县审查院审查长应邀列席审委会,并颁布发表看法。审委会评论辩论后,采取检方看法,再次判决卞振通构成讹诈讹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卞振通再次上诉至保定中院,2018年12月19日,保定中院作出终审讯决,改判卞振通无罪。保定中院审理后认为,卞振通无正当占领他人财物的故意,其行动也不契合讹诈讹诈罪的客不美观行动要件。

  无罪判决律师供图

  审查长列席审委会后无罪变有罪

  卞振通是河北易县一名农平易近,2011年,他将自家0.72亩河滩地租赁给村主任连继才等人用于创办采砂场。租赁到期后,连继才并未兑现给卞振通父亲操持低保的许诺,也未兑现恢复地貌的许诺,并擅自将地盘转租给保定市诚明农业开辟有限公司用于采砂。尔后,卞振通对诚明公司停止揭发。

  该公司经过连继才给付卞振通“肉体损掉赔偿”5万元,但连继才并未告诉卞振通钱款系诚明公司所出。以后,卞振通继续揭发诚明公司背法采砂。2015年5月15日,该公司被水务部分责令中断背法采砂。当天,诚明公司管帐报警称,遭到卞振通讹诈讹诈。

  易县法院“(2017)冀0633刑初50号”判决书显示,卞振通因涉嫌讹诈讹诈罪被网上抓逃,2015年9月17日被北京警方抓获,至2015年9月22日临时羁押于北京市通州分局看管所。

  2015年9月23日被易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易县人平易近审查院同意,于2015年10月1日被易县公安局履行拘捕。2016年2月4日被易县人平易近审查院取保候审,2016年5月9日经易县人平易近审查院决定,当日由易县公安局履行拘捕,于2017年10月20日被易县法院取保候审。

  另据易县法院“(2016)冀0633刑初38号”裁定书显示,易县审查院以易检刑诉(2016)25号告状书指控原告人卞某某犯讹诈讹诈罪,于2016年2月4日向易县法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当中,河北省易县人平易近审查院以本案证据有变更,不契合告状条件为由请求撤回告状。

  2016年4月12日,易县法院裁定准予易县审查院撤诉。

  殊料,缺少一月时间,2016年5月9日卞振通再次被易县审查院批捕,罪名还是讹诈讹诈,并于昔时5月11日被诉至法院。